美人如玉剑如虹~

๑乛◡乛๑你好!

【赛维】Aparecium 00

如果继续往下翻,你将会看见:



  • Harry PotterAU


  • 两人狮院设定


  • 短小不精悍


  • 没什么剧情的小甜饼


  • 我流OOC的二人(大概)


  • 其实我吃互攻,真的



都没问题吗,那么就——








Aparecium


急急现形










00




  赛科尔与维鲁特的争吵总是以一封信告终。


  不,不是吼叫信。相反的,大抵与寄者品性相符,那些被隐形墨水书写的上等羊皮纸们永远完完好好裹在信封里,上面施了防水防湿或是别的什么咒语——而信封的最中端,除花体字之外大多时候那里正端拿火漆烙着克洛诺家的家徽。哈,正所谓一丝不苟,恰到好处又不进毫分。




  ——同往常所有故事无差,这样一个索然无味的开头。


  Hey dude,我明白你可能开始打哈欠了,但这是格兰芬多最耀眼的两个人,而那可是一封信耶——梅林的胡子在上,我是说,还有谁能劳烦维鲁特在黑湖深底和一群暴怒的铁灰色畸形怪物搏斗(Come on别笑了,搞的好像你曾经没有吃过人鱼的苦头),又有多少人可以在不被倒挂金钟的前提下得到赛科尔保护神奇生物学的笔记本?


  霍格沃兹不缺传说,更不缺勇者,魔法师逾神唤醒了黑夜,又在它之上标起城墙唯怯眠龙的怒恼。但说真的,我见过在格兰芬多赢得学院杯的盛典上呼喊抱拥的人可以塞满整个魁地奇世界杯球场,笑了哭了开怀痛饮,却也着实没见过这么古怪又有趣的一对。


  我曾在三强争霸后同冠军打过一照面,梅林保佑,那个决赛的晌午没有人欢呼,高耸看台上人群全全是剥裂的影子,穹幕塌陷下来,像破碎的海。年轻的胜者干耷着脸,灰蓝色眼睛晦暗一如夜色,依然死死箍着身旁已失去意识的少年的手(梅林的吊带袜啊,他被人施了钻心咒!),好像溺亡者生前抓住最后一丝浮物。


  那双手穿过雾气死咒与钻心剜骨,穿过黑魔标记和斯芬克斯的谜,指节纤长毫无血色,依然、也同它们开始那样紧紧相扣着,仿佛未曾分开过。




  Well well well,破坏一下气氛,我的确很想继续和你八卦十一年级学长们的爱恨情仇——但是现在,现在还是让我们把目光转回那封信为好。


  几乎于所有故事,这本书有一个贫乏无稽的作者和一个平凡无奇的名字,但与它们所有、它们所和皆然不同的一点,这是一个超乎正常范畴的小小故事,关于一沓信,一个咒语,两个少年。


  仅此而已。








To be continue(大概)

评论(7)
热度(15)

© 大大大大大捏 | Powered by LOFTER